Back to all stories
3 minutes read
如果要追溯咖啡的發源地,無疑,那就是博馬高原。它從南蘇丹的東部邊境高高聳起,蔓延至與之接壤的衣索比亞。作為全球聞名的“咖啡搖籃”,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個還能找到野生咖啡豆的地方。

咖啡曾經深植在這片土地的歷史中,但過往的繁盛不再,暴力衝突已經迫使這裡的咖啡生產停滯。2011年蘇丹獨立戰爭時期,整個咖啡產業都被毀於一旦。

隨著新的國家誕生,人們又播下了希望的種子。但近年來爭鬥不斷,邊境上戰火重燃。

儘管如此,一些了不起的南蘇丹農民不畏艱難困苦,還在頑強地耕種,要把咖啡帶回這片土地。

從零開始

獨立後的短暫和平時期,雀巢奈斯派索(Nespresso)就開始與非營利組織美國技術服務團隊(TechnoServe)合作,在南蘇丹重振高品質咖啡的生產。

TechnoServe負責與當地農民建立夥伴關係。他們為農民提供工具、技術支持和培訓,幫助他們種出能滿足國際市場嚴苛要求的最高品質咖啡。

衝突中的咖啡:不屈不撓的南蘇丹農民

首個咖啡合作社在南蘇丹的耶伊(Yei)地區落地,他們在那裡建了好幾個咖啡生豆脫殼廠。這些工廠能把收穫的咖啡果實加工成可以出口的咖啡生豆。脫殼廠在提高最終咖啡產品品質的過程中起了關鍵作用。

當然,首先這些工廠對農民們有直接的益處。

“它幫了很大忙,我一個女人——去果皮是特別累人的——有了它就省事多了。以前我用石磨或是砂漿來去皮脫殼,現在直接在脫殼廠處理就可以。”伊奴圖合作社的一個農民海倫娜•阿提庫(Hellena Atiku)告訴我們。

第一次收穫

這項工作很快就有了起色。“Suluja ti South Sudan”在當地方言卡誇語(Kakwa)中的意思是“南蘇丹的起點”,奈斯派索用它命名了2015年從南蘇丹出口的第一批小產量咖啡。

此前南蘇丹的外匯收入完全靠出口石油,現在咖啡很可能成為他們的另一項重要出口創造外匯的物資。

最初大約有300個農民參與到咖啡合作社行動中,現在這個數字已經增加到730個。自專案實施起,有1,270個家庭參加了至少一次培訓課程,培訓的目的是説明他們掌握重要的農業知識和技能。

這個專案的目標是到2020年培訓出8,000名熟練掌握種植技術的農民。這是一個偉大的目標,任務艱巨,尤其是在衝突不斷的南蘇丹地區實施起來更是困難重重,但每個人都在為此不懈努力。

通過收聽廣播學習

幫助咖農更為專業,得到更高可持續收入,改善咖農生活,達到令人滿意的效果。 保羅•斯圖爾德(Paul Steward)——技術服務

雖然因為爆發武裝衝突導致TechnoServe的成員不能再留在蘇丹工作,但他們仍在通過其他方式為農民提供技術支援。他們把當季的種植注意事項和應對方法製作成廣播節目,通過每週一次的廣播來向農民傳授。

這些廣播節目在鄰國烏干達製作,用三種不同語言在南蘇丹流行的廣播頻道——Spirit FM上定期播放。

“我們很高興能跟農村社區還有奈斯派索合作,一起來發展當地的咖啡產業,這個項目將來能為5萬個家庭提供持續的收入來源。”TechnoServe的咖啡項目總監保羅•斯圖爾特(Paul Stewart)說。

“南蘇丹跟它的鄰國相比,經濟還非常落後。所以,能夠幫助當地農民真正成為專業的咖啡種植戶,實現持續的高收入並最終能過上好生活,這讓我們覺得特別滿足。”

締造和平

奈斯派索在南蘇丹所作的事是雀巢“積極的咖啡杯”(The Positive Cup)戰略的一部分,旨在改善農民生活水準並推動咖啡採購和消費的可持續性。

為支持結束當地武裝衝突,奈斯派索品牌大使喬治•克魯尼(George Clooney)已經多次前往南蘇丹。他深信咖啡對這個國家的未來至關重要

衝突中的咖啡:不屈不撓的南蘇丹農民

“在動盪地區建立和平地帶的歷史上,咖啡農場曾經發揮過重要作用。我們今年夏天喝的第一杯咖啡嘗起來似乎比以往更好一點,因為我知道在它的產地,人們還在為和平環境和常態化的生活而抗爭。”

美國國際開發署(USAID),最近也加入了奈斯派索和TechnoServe的夥伴關係組織,説明擴大咖啡專案的覆蓋範圍。

在他們的幫助下,更多新興咖啡種植區的農民都能得到相關技術支援。跟已經建成的咖啡種植區一樣,當地的農民和他們的家庭也能獲得他們急需的收入來源和和平環境。